最近訪華的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受邀訪問清華大學,並全程用中文演講,演講視頻被傳至網上,讓許多國人眼前一亮,連美國媒體也熱議這位硅谷奇才“流利的中文”。有媒體認為,除了扎克伯格對於開拓中國市場的重視以及其本人努力之外,還有一些要素促使他不得不學好中文,譬如,他有一位華裔的太太。
  但實際上,扎克伯格的妻子普莉希拉是越南華僑的女兒,成長於美國,基本上就是個美國人。平時他太太更喜歡說粵語,可以斷定,小兩口之間的日常對話,用得更多的是英語。誇大女朋友是學外語的“第一生產力”並沒辦法解釋,為什麼那麼多西方男人娶了華人女性做妻子,但能說會寫中文的少之又少。
  實際上,平心而論,扎克伯格的中文並不像傳說中那麼拽。有在現場聆聽的清華學生說,扎克伯克試圖說“中國”,但聽起來像是說“中間吻”。老外說普通話最大的難關是“四聲不分”,互聯網天才扎克伯格並沒有表現出格外的天分,也依然發不好四聲。比其他中文流利的外國名人,比如澳大利亞前首相陸克文,扎克伯格只能算漢語小學生。
  扎克伯格說中文受稱贊,鼓勵的成分大於真實的水平———因為世界500強中,Facebook級別的業界老總,像他這樣,能盡心儘力學中文的人不多。而評價某位老外說漢語很拽,問題的另一面是西方人中一個很普遍的假設,就是“漢語很難”。漢語到底有多難?舉個例子,我有一個朋友是希腊人,他說,歐洲人形容一門語言很難學,會說“跟希腊語一樣難”,而在希腊,人們會說,“跟漢語一樣難”。
  但一門語言難還是不難,恐怕很難有絕對的標準。只能說,對於某些人來說,因為語言系統相近,尤其是在存在親緣關係的語言之間(如歐洲國家之間),學習者掌握起來相對容易。而漢語跟拉丁語系完全不一樣,書寫系統也獨樹一幟,讓西方人學起來覺得犯難。可漢語對於中國的小孩,似乎從來不存在難不難的問題。
  因此,正如“漢語很難”是一個從西方人視角提出的假設,說扎克伯格“漢語很拽”,恐怕也是西方文化的強勢之下,國人長期以來喜歡格外“優待”外國友人的下意識之一種,與之聯繫在一起的,是一種國家日益強大,文化日益受尊重的感覺。但以我自己所交往的範圍,許多外國人學中文,更多是出於個人興趣或自我挑戰,跟熱愛解方程式、做幾何題差不多——— 既然漢語那麼難,用漢語謀生也無望,那麼不妨玩玩看。即便如扎克伯格這樣的名人,我相信也是如此,不見得跟開拓中國市場或公關有多大關係。反過來,以漢語為母語的人,也應該實事求是地說,扎克伯格目前的漢語水平也就初學者水平,並不因他貴為Facebook的CEO,中文就有那麼拽。 □麥嘈
(原標題:[街談]扎克伯格的中文並沒那麼拽)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駿景

dtisflnfpjw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