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王鬥鬥本報通訊員李新容
  華慶(化名),7年上訪老戶。劉智,天津人大代表。
  2013年11月28日,二人一同來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華慶將簽有“不再上訪”的反饋表,交到了信訪科。
  因戶口問題,華慶一直上訪,雖然接訪民警掰開揉碎作出解釋,華慶卻搖頭不信,認為公安機關是在“自說自話”。
  作為特邀監督員,劉智跟蹤參與了該案信訪接待的全過程。作為獨立第三方,劉智客觀作出的分析,讓華慶最終點頭認可。
  去年以來,河西公安分局探索將社會力量引入信訪接待,作為獨立第三方,監督和引導信訪案件,溝通上訪人和接訪單位。截至今年3月,該分局共受理來信373件,辦結348件;化解歷年積案27件,其中運用第三方機制化解13件。
  職業法律人專業引導
  信訪科科長薛寶軍在記事本上寫下了數字“7”,並重重在上面畫了個圈。這是河西公安分局今年化解的第7起信訪積案。
  “在辦理信訪案件中,特別是那些特殊複雜的上訪積案,民警感到最為棘手的,往往不是相關證據難以查證、有關人員不配合,而是來訪人對接訪單位沒有信任度,不相信信訪答覆的客觀性和公正性。”薛寶軍對此體會很深。
  如何尋找一條信訪人能夠接受又可以信任的“暢通信訪渠道”?河西公安分局探索性地將社會力量引入信訪接待,作為第三方,在信訪中扮演著監督員、引導員、評論員、協作員等角色,有效化解信訪案件。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成為“第三方”。薛寶軍稱,他們必須符合一定的標準:“要麼具有廣泛的群眾基礎,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要麼具有較高的專業能力,如法官、律師等職業法律人;要麼就是純粹的群眾代表,如居委會、街道辦主任等。”
  在去年辦結的一起信訪積案中,上訪人李某對其在羈押期間與他人簽訂一份民事協議提出異議。河西分局邀請河西區人民法院民庭法官走入信訪接待室。
  作為第三方,法官對相關法律的解讀,讓李某重新審視自己的訴求,主動撤回上訪請求,表示先與另一方當事人協商調解,如不成將按法律程序解決訴求。
  法官、律師等職業法律人士的介入參與,以客觀公正的法律分析判斷,專業性引導當事人通過依法行使訴權來解決訴求,將信訪納入法治軌道解決。
  推動建信訪第三方庫
  去年夏季,天津市河西區紫金北里小區進行整體改造,施工期間,參與人員多,作業面較大,部分設施拆改後後續建設銜接不到位,給小區造成了安全漏洞,一個月內連續發生數十起入室盜竊案。
  在接到小區居民要求加強治安管理的聯名信後,河西公安分局局長趙年伏率刑偵支隊和派出所民警先後兩次在紫金北里社區召開現場辦公會,並邀請在該社區居住的人大代表跟蹤監督整治的全過程。
  經過一個多月的治理改造,小區原有的低矮圍牆被加固加高,進出通道被重新整合併設人值守,小區公共區域重點部位加裝了監控設施。
  人大代表的引入,既按照進度時間表監督了治理過程,也向居民中立通報了一些客觀現實,讓整個治理過程公開透明。
  信訪問題複雜多樣,很多訴求涉及除公安以外的政府職能部門,多部門聯合協同就有助於徹底地化解信訪矛盾。
  去年6月,孫某的鄰居為擴大經營,在自家居所外延私自搭建活動板房,影響了孫某家的安全,雙方發生摩擦。混亂中,孫某被鄰居的朋友打傷,為此他連續六次就賠償問題進行上訪。
  河西公安分局受訪民警辦理此案時,將河西區綜合執法部門和屬地街辦事處的工作人員請來,聯合成立了信訪處置小組。區綜合執法部門對孫某的鄰居私搭亂建行為進行現場執法,並責令其限期拆除;同時,由街道辦居委會工作人員做雙方的調解工作,緩解當事人情緒,維護鄰裡和諧。在多家職能部門的聯動協同下,孫某的上訪訴求得到解決,也從根本上化解了鄰裡矛盾。
  “引入第三方並不是要將信訪工作轉嫁給社會力量,而是要借助他們的力量構築上訪人和接訪單位之間的信任橋梁,打破上訪人的信任壁壘,更好地維護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趙年伏說。
  據悉,河西公安分局將在今年推動建立信訪第三方庫,依據第三方人士的職業、職務、從業經歷等製作專門手冊,供上訪人選擇。
  本報天津5月9日電
  (原標題:解開上訪人心結化解矛盾)
創作者介紹

駿景

dtisflnfpjw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